孤山一夜雨

往前走。

红樱桃·万水千山故人来

咩哈哈哈哈哈哈哈找到枸杞了!!XDD

枸杞奶酪:


张起灵入境的时候很是受了一些阻拦。倒不是说被入境处的官员刁难,虽然他之前也遇到这种官员,只是对方在正准备处理他们的护照的时候入境处突然涌进了一大群难民。 
阿宁站的位置离办理入境的窗口近些,一看那堆高高垒起的护照,立刻回头摊手耸肩地对他做了个无奈至极的表情。 
张起灵把身上背的摄影器材放回到等候区的椅子上,看了眼落地玻璃窗外的天空。这一带并不是战区,夜晚的天空十分清朗,有星星在云絮间闪动。 
阿宁坐在他旁边,半真不假地抱怨: 
“和你搭档真无聊。要是和别人一块儿来还能搭伙打个牌什么的,和你一块儿就只能发呆了。” 
张起灵把来之前在机场买的黑色围巾在脖子上一绕,遮住了半张脸后合上了眼睛,把阿宁晾在了一边,彻底坐实了她‘和你一块儿只能发呆’的评价。 
在终于轮到他们的签证办理的时候,天色已近蒙蒙亮了。张起灵背起椅子上的摄影器材的时候不自觉地皱了皱眉,然后动作不大地抻了抻腰。 
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在椅子上窝着睡了半宿,站起来背上东西之后腰部的感觉像被百来根针在扎。阿宁的状态也没比他好上多少,眼圈黑得可以媲美国宝熊猫,任她拼命往脸上抹遮瑕霜也无济于事。 
负责办理签证的官员在玻璃窗后头拿着他的护照,来来回回对照了几次照片和本人,才盖章同意通行。阿宁跟在他后面,在官员又开始看一眼照片再看一眼本人再看一眼照片的时候一把撩起刘海,用流利的英文说道: 
“怎么了,我只是画了个烟熏妆而已。” 
官员没说话,还是一遍遍确认着照片。只是在把护照递给她的时候声音不大地说了一句: 
“妆画得不错。” 
阿宁一哽,从玻璃窗前离开的时候硬是把平底鞋穿出了高跟鞋的凛冽气势。 
他们在办理好签证之后给大使馆打了电话,对方和他们确认过当天行程之后表示会有人来接,让他们稍安勿躁。在大厅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一辆涂着UN字样的吉普停在了入境处大门前。一个带着蓝帽子的年轻军官从车窗探出了头,见是张起灵,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嗨,小哥。” 
“今天被叫来接记者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是你,结果还真是。” 
吴邪目视前方,手里握着方向盘,在说到‘真是’的时候朝坐在副驾驶座山上的张起灵侧头笑了笑。 
“昨天接到的紧急通知。” 
张起灵低头调着相机的光圈和曝光度,淡淡回答。 
坐在后座上的阿宁已经拿出了录音笔: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X报的记者阿宁。” 
“你好。”碍于正在开车,吴邪没回头,只是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我叫吴邪,是驻地医院的医生。” 
“那我叫你吴医生吧。吴医生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现在驻扎在这里的中国维和部队吗?” 
吴邪怔了怔,不自觉地发出个迟疑的鼻音: 
“诶……这个,还是等回到驻地之后我请营长给你们说吧。” 
“不要紧的,只是简单介绍一下而已。吴医生也可以简单说下在这里的工作经验。” 
“工作经验吗?”吴邪笑得更为难了,正待开口婉拒,突然看见一旁张起灵的动作—— 
要死啊! 
他迅速腾出一只手来摁下了张起灵的镜头: 
“你当你手里的是炮筒啊大侠!” 
见张起灵虽然一脸不解,但并没有坚持手里的动作,吴邪小小地松了口气: 
“你们也知道这里的气氛紧张。像你这样把长焦镜头晃来晃去的,很容易被视作威胁。你应该对和子弹亲密接触没有兴趣吧?” 
张起灵摇摇头,伸手把镜头盖盖好。 
正值炎夏,中东的夏风从没关好的车窗缝隙里灌进来,带着淡淡的硝烟气味。 
张起灵记得来之前编辑给的资料,吴邪所在的部队要在此驻扎大半年的时间。 
他看了一眼正在专注开车的吴邪,从来只是发呆的他居然也想了想吴邪回国的时候是什么光景。大概是花团簇拥夹道欢迎?年轻的军官穿着笔挺的正装,笑容可掬。 
车外远处有隐隐枪炮声传来,听不分明。 
而此刻天空这么蓝,古人的悲歌都像是梦境一场。 

评论

热度(4)

  1. 孤山一夜雨萑苇 转载了此文字
    咩哈哈哈哈哈哈哈找到枸杞了!!XDD